半只烧鸡

躺平

老万是个场面人:

ps大触的世界我不懂。

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我已经分不清楚了

【盾冬盾无差】旧时光与新世界 (番外)

正文有点沉闷,来插个番外轻松一下(盾冬盾无差性转注意)


抱怨

Stevie满脸沮丧地打开家门。

“你怎么了?”Becky扭头问她。

“我又被拒了。他们说不要女兵。”Stevie低着头。

第二天,征兵处

“下一个。”

“姓名”

“Jamie·关你屁事·Barnes”

负责人抬头看着这个不配合的应征者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们不收女兵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还用问吗?女人上战场,啧。”负靠在椅背上,抱着双臂,毫不掩饰内心的嘲讽。

Becky被惹恼了。

“怎么着,你们是用裤裆里那玩意儿开枪的是吗,没有那玩意儿就不能上战场是不是?”Becky一把抓住他的领带。

……

最后事情闹大了,来了三个工作人员才把这个闹事的18岁姑娘架出去。



年龄差

Stevie和托尼由于观念差异有很多分歧。小辣椒常说大部分时候是因为托尼不够成熟。

“哦得了吧,虽说他冰冻的时间比我活得还久,但看看她的样子吧,完全还是个年轻人。我是说,至少她心理年龄没我大吧!”托尼不服气。

“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小辣椒在托尼的餐厅拎出一张美国队长海报,上面严肃的Stevie被某人用千岛酱画了个鬼脸。




(微盾寡无差)

“快,Stevie,吻我。”

“什,什么?”

“公共场合的亲热行为会让人不适,他们大部分会选择回避。”

“我不觉得这个适用于两个同性,”Stevie赶紧后退,“尤其其中一个还是这样的…美女。”她不好意思地看着Natasha。

“哦别这么谦虚。是两个‘这样的’美女。”Natasha挑眉。

Stevie觉得自己要脸红了:“不……”

“没时间了甜心。”Natasha迅速凑过来吻住Stevie的脸颊。

Fin.

【盾冬盾无差】旧时光与新世界 3(双性转)

第一章:http://twostepsfromhell.lofter.com/post/34caca_5a34e9c

第二章:http://twostepsfromhell.lofter.com/post/34caca_5a4225f

Becky的遗物很快就被整理好,寄往她在布鲁克林的家中。他们在其中发现一个笔记本,上面放着一张写有“给Stevie”的纸条。大家都知道那是谁。

这是一个挺特殊的笔记本,从封皮看不出正反。Stevie翻开它,发现这是一个日记本,这一页记录着他们第一次得胜那天。

    “我真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变化。简直是翻天覆地的,看起来简直不能更好。而且听别人说她现在是‘美国队长’了。

    我真高兴,看起来那些恼人的疾病再也不会来烦她了。

    哦对了,我也没想到我能活着回来。这一路的经历实在太精彩,写本小说也不成问题,《了不起的巴恩斯历险记》什么的。”

   

Stevie笑起来。

   

    “我们在一个破酒馆里庆祝,Stevie突然变得特别受欢迎,她偶尔会显得有点窘迫。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好吧,我白担心了,她有了新朋友。这在过去20多年她遇到我以后可从来没有发生过。我应该替她开心,但是看到她看那个上司时的表情,我有点笑不出来。或许我之前选择在这里写那些话是个愚蠢的决定。”

Stevie往前翻了几页。

   

    “我们接到一个重要的任务,和九头蛇有关。明天就正式行动。如果成功了,足以翻转整个战局。但是那太过困难,我们获胜的几率小之又小。但我不会放弃的。每次我遇到困难,在退缩之前脑海里都会出现Stevie那张倔脸。”

    “我就忍不住想,如果是她呢,那个永远不知道放弃的傻瓜。”

   

    “这回估计凶多吉少了。我在犹豫怎样将这本日记交给你,Stevie。不过要是我还能回来,就把下面这段划掉。”

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手在颤抖。这一页接下来的正反面都写满了字,大部分都被涂黑了,只能看到几个不完整的字母。剩下的明显是由于时间仓促没来得及,只胡乱划了几道,多数能辨认出来。

  

     “……那时候我一边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家伙,明明打不过还要冲上去,一边忍不住去学了一些东西,想要帮你(不是防身术,那哪够用啊)。天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。”

    “……我看到你那天画的是我,而且那么认真,我还挺得意的。但很多时候你会突然失去信心,这让我很不放心。我这辈子从没见过比你更正直、更有责任心的人,这是你身上最宝贵的地方。而且,我真希望你知道你安静画画的样子,我都要被迷住了。”

    “……我记得小时候我随口说了一句想吃冰激凌,后来我都忘了,你竟然买来一支。我知道你攒钱有多困难。那时候我就想,这家伙就是我过命的好朋友了。现在看来有点幼稚,但我直到现在都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 “……你还记得两年前,你帮我拉连身裙背后的拉链吗(我真是恨死面试必须穿正式裙装这种规定了)?这么个小小的举动让我紧张得要死,一直怕过快的心跳声被你听到。老实说,我以前的男朋友这么干都没能让我这样。我因此发现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 你不是问过我为什么后来一直没谈恋爱吗?
    ……
    哦来不及了,我们凌晨3点就要集合出发了,这些是我偷偷在被窝打手电写的。现在必须去睡觉了。

    你这么聪明,我想你知道我未写出的心里话是什么。

    该说再见了Stevie。祝福我吧,如果这一战取得胜利,让我们在新世界重逢。”

    

蓝黑的钢笔字迹慢慢晕开,Stevie赶紧擦掉上面的眼泪。她合上Becky的日记,双手紧抓住自己短短的头发,强忍着哭声。美国队长不能示弱。

    

这是她10年来第一次落泪。

TBC

【锤基锤互攻】一个新点子

Summary:时隔多年,在“侮辱”索尔这件事上,洛基有了一个新点子。

   

    “让我上你。”

    “什么?”索尔觉得自己耳朵一定出毛病了,“你又想耍什么花样?”

    “没什么,只要让我上你,我就改邪归正,当个乖宝宝。”洛基特意加重了最后几个字,同时慢慢逼近索尔,“就算你求我,我也不会再和那群蚂蚁,王位,以及我们尊敬的父王过不去。哦,当然还有你,我亲爱的哥哥。”洛基不怀好意地凑过来。

   

    阿斯加德的准继承人感觉不太好。

    在被收养者洛基的童年里,青春期是伴随着噩梦开始的。自己的身份成了最隐秘却最尖锐的那根刺,时不时刺痛他敏感的内心。

    而索尔,毫无疑问年长于洛基,但他的青春期来得晚,在他还无忧无虑地玩耍时,洛基已经开始下意识与他保持距离。他不明白从前亲密无间的弟弟为什么总躲着自己。

    在索尔的世界开始产生巨变的那段时间,他的个头超过了洛基,并且越长越快,块头也更结实,格斗场的训练总是以洛基毫无疑问被压倒告终,每当这时洛基总是控制不住自己,蓝色皮肤几次差点暴露在索尔面前。

    奥丁对待两个儿子的态度更是悬殊,这给洛基原本就压抑的心情更添一道阴影。

    没人知道那时候洛基异常年轻的心里有多嫉恨索尔。训练场上的每场战斗索尔都显而易见地让着自己,而他在训练结束后热情又略带歉意的笑容让他更加烦躁。

    他发誓自己一定能比那个只会只有肌肉没有大脑的白痴出色。任何方面。

    没有人比自己更适合继承王位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不过事实稍微有点残酷。洛基没有哪次不是败得一塌糊涂。

 

    索尔当然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 “可,可是我们是兄弟!”

    “啊哈。需要我提醒你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吗?”

    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索尔手足无措起来。

  

    洛基看着索尔窘迫的样子,感到非常愉快。他从小到大都在想尽办法愚弄他,这多少能平衡自己的不安。但发生了那么多事以后,他在中庭勾搭了那么多蚂蚁,其中一个还差点和他一起滚上床,“阿斯加德就是一切”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这让洛基莫名不安。但他不愿意细想其中的缘由,只想挫一挫索尔快要飞起来的得意劲。一直以来索尔都是以“强壮”、“威猛”以及“善战”著称,他当然不会同意这种要求。但此刻洛基就想侮辱他。无论以什么方式。

    “怎么,你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你被人上?那会有伤你的满到溢出来的“男子汉气概”,是吗?”洛基挑衅地看着他。

    “不……洛基……我不相信你,每次你看起来要真正改变了,却总让我们失望。父王和母后都很受伤。”

    “所以,”洛基挑起眉“如果我真的不再和你们作对,你就会乖乖躺下让我上?”

    “不!”索尔落荒而逃。

    洛基得意地笑了。也许他并不是真的想把比自己强壮几倍的索尔摁倒,大块头快要冒烟的样子已经足够有趣了。

  

    但他没想到索尔会求助于那群中庭蚂蚁。

    “所以,一句话,他要上你。”娜塔莎打断索尔支支吾吾毫无条理的咨询。她的眉毛都要挑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 “对。”索尔干脆放弃解释。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,眼前这群人突然换成一副看好戏的姿态。

    “你…为什么要和我们商量…这件事?”史蒂夫看起来比他还窘迫。

    “汝等乃吾友。”索尔看起来无比真诚。

    真是无法反驳的理由。

    “我以为神会更保守。”托尼快憋不住了。“不对,宙斯的儿女数都数不清,他为了打炮不惜变成野兽。”

    史蒂夫的脸看起来似乎更红了。

    “可怜的处男老冰棍。”托尼同情地看着他。

    “希腊神话是虚构的,而我们眼前有一位现成的神祇。”布鲁斯出来解围,“而且,我们的朋友在诚心求助,托尼,你不要捣乱。”

    钢铁侠无所谓地耸耸肩。

    “他扰乱了你们阿斯加德,把地球搅得一塌糊涂,这样他还不满足?”克林顿替索尔打抱不平。

    “洛基说只要同意,他就不再惹麻烦。”

    “听起来倒像是他闯了这么多祸,兴师动众只为了和你上床。”托尼嘟嘟囔囔。

    众人陷入了沉默。显然他们没有多少应对这种“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而不得不和宇宙级反派来一发”的情况,以至于他们错过了对托尼那通胡言乱语作出反应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 “所以,我们的问题是,在任何情况下,都无法得知你那个地球噩梦弟弟是否可信。但通过上床这种‘和平方式’预防世界危机的几率也不是没有,对吧?”

    索尔瞪着托尼。

    “那太好办了,”托尼无视索尔的愤怒,“你现在就去和那个变魔术的滚到床上,反正又没什么损失,说不定还能顺道预防宇宙毁灭。”

    索尔太过震惊,他甚至没有反驳托尼对自己弟弟“变魔术的” 这一评价。

    “我从阿斯加德跑过来是为了请你们帮我解决问题的!”他手中的雷神之锤飞出去,重重砸在墙上。

    “嘿,悠着点!我可不想再修一遍复仇者大楼!”托尼看起来要抓狂了。

    “那你想要什么解决方法?我刚才说的简直就是顺水推舟,两全其美,不对,几十亿全齐美,有什么可挑剔的?!”

    “咳,先生们,冷静,请容我讲一个被所有人忽略的事实。索尔,如果你觉得你的弟弟提出的要求纯属无稽之谈,根本不屑一顾的话,你估计也不会来找我们。”娜塔莎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 “也就是说,你心里多少认同了这个要求,你来找我们,实际是来确认可行性,但同时你潜意识又不想承认,所以逻辑混乱了。”布鲁斯无奈地看着这位陷入困惑的神。

    索尔彻底愣住了。

  

    其他复仇者们感觉他沉默了有半个世纪那么久以后,索尔开口了。“然。”

    “What?”托尼冲其他人对了个口型。

    “你们说得对,阿斯加德人应当正视自己的内心。身为继承人,吾须对九界平安付出任何代价。”

    接着索尔就飞走了。

   

    “说得这么郑重其事,就好像这不是他正好也想要的一样。”托尼又嘟囔起来。

    娜塔莎冲他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 阿斯加德

索尔平静地走向他的弟弟。

“洛基。”他郑重地拍上洛基的左肩。

“我同意你的要求。请在此立誓,只要我们有夫妻之实,你就停下你的幼稚行为,不再危害九界。”

但洛基已经把之前自己说的那番话忘得差不多了。在记仇以外的任何事上他简直就像一条中庭金鱼。

    “什么?等等……”话没说完索尔就咬了上来。

    索尔的吻就像他本人一样,粗鲁又笨拙,但洛基暂时还不太想停下。紧接着索尔毫不犹豫地骑跨在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 “梅林的四角裤啊①!”洛基在心里大喊。”

    “奥丁的花衬衫啊!”索尔直接呻吟起来。

    他们在床上来了一次,高潮时不小心一起摔到地上,干脆又在地上来了一次。洛基和索尔分别上了对方。

    一切结束后两人躺在地上。索尔扭过头问:“你确定不会再捣乱了?”

    刚才发生的事有点出乎他的意料,但他发现自己喜欢这个,索尔明显也很享受。什么捣乱,什么王位,洛基决定暂时不去想了。都见鬼去吧。他支起上身吻住索尔。索尔哼哼着抱住他。

   

   

    一小时前,地球

  

    “我一直想说,索尔刚才来得时候看起来完全不知所措,也许他只是觉得尴尬,想来躲一会儿。但你们却怂恿他和他的弟弟……上,上床。”史蒂夫为难地说。

    娜塔莎想反驳他,但她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。

    众人在这一天里不知道第几次陷入沉默。

    “哦闭嘴吧。这事谁也不许说出去。”托尼心疼地看着墙上雷神之锤砸出的大洞。      

Fin.